首页 > 分类 > 生活感悟 > 文章内容

文字游戏

五点钟小区里的居委会大姐们拎着大喇叭挨栋楼开始广播,让居民下楼做核酸检测,可没多大会儿就喊扫尾了,看下时间还不到六点。不过根本没必要听广播,多做几次就摸出规律了,整个小区全做完怎么也要三个小时,错开人流高峰,时间尽量靠后就行。

奈何前几次不明就里,检测点也被其他楼栋遮挡,恰好看不见排队的情况,我听信了广播两次,过去排队才发现“扫尾”都是人正多的时候。扫尾应该是战役快结束时的“鸣金收兵”,结果却成了激战正酣的号角。这么折腾没多久,居民们就开始在社区的微信群里讥笑起大姐们的伎俩来了。最近几天更搞笑,傍晚在楼下纳凉玩耍的小朋友们也有样学样,整齐划一的模仿大喇叭:“扫尾啦!扫尾啦!马上关闭啦!”狼来了的故事现实中赤裸裸上演,催促的口号成了孩子们口中的玩笑。

不知大姐们听到了会有什么感触?也许大概可能,她们会说:扫尾了有什么不对?头一个小时是刚开始做,后两个小时就是扫尾,我扫的时间长点而已!

而要说玩文字游戏,商人们肯定是棋高一着的。

“最低 1 分购 36 元微信立减金!”“专区现时至高减 200!”“最高可得 10 元红包!”……这类成套路的营销用语,加上各种想尽办法博眼球的抽奖活动,真是让人摩拳擦掌,有一股立马冲上去“占便宜”的冲动。我也想占便宜。

不过我从小就手气不好,各类抽奖我基本都没有中奖过,现在类似“最高”、“最低”的玩法,给我感觉很多情况本质上也跟抽奖没什么两样。不是不能成功参加活动,但是要靠运气。所以起初还有兴趣尝试,后来发现换回的收益还不够我折腾半天麻烦的。

不管怎么说,毕竟是商人想出来的广告语,博眼球引流量这是无可厚非的,最低和最高也可能真的会出现在活动当中,所以又不能说是欺诈。只是我个人体会到文字里的水分太大,以至于见到这类字眼都自动视觉屏蔽了。

文字游戏,这几个字组合起来就很有意思。说是文字,可它也包括语言上的,语言就是有声的文字嘛。说是游戏,其实本质上就是掺杂了水分的事实,既然是事实,那跟骗人也有分别。不能定义成欺骗,那就说是游戏好了。游戏里的真真假假,水分多少,你不至于治我的罪吧!它毕竟只是个游戏。

只是文字游戏这个词,乍看起来总是让人觉得气呼呼的,因为它基本上是在指责对方的情况下用的。“说了这么多,你到底爱不爱我?你不就是在跟我玩文字游戏吗?”这词一出,立马就如看破了问题的本质一样,整个人的立场都变得高高在上,而仿佛把对方一锤子干趴下了。可文字游戏的问题却又无处不在,一个事实两套说法的例子不胜枚举,这大可算是文字游戏之列。

既然这样,那不如换个角度:正因为无处不在的文字游戏充斥在生活中,所以多数情况下大可将其一笑置之,计较少一点,快乐就会多一点。让自己头脑清醒。别听我说啥,要看我做啥。但是轻松一笑,同时也给足了对方面子。结果会是双赢的。

您可能还会对这些文章感兴趣
评论总数:6,访客评论:3,作者评论:3
  1. 大家都一样,居委会大姐在楼下喊着“扫尾了,快下来”;楼上的人喊着,“来了,来了”;结果又磨蹭了两小时。

    • @夜未央 哈哈,每次这时候都要换个角度思考才能过这个坎,”我要是居委会大妈,我会怎么做?“就释然了。可以不认同别人的行为,但尊重别人的行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你好,新朋友!

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