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分类 > 文学影音 | 生活感悟 > 文章内容

在床上刷微信,听了首 Westlife 的 Miss You,眼前居然出现了二十年前的场景。放学路上,飘着小雪花,几个哥们儿边遛边扯淡,嘴都冻得咧不开了还在那嘎嘎嘎乐得跟母鸡下蛋似的……写到这又情不自禁得笑起来,那真是少年时最美好的一段回忆。

翻身下床,又是跟每天一样的例行整顿:洗漱、整理内务、穿衣……出门。

湿润的空气,吸到嘴里流过舌边,竟然有点甜……难道是我饿了?雾霾不应该是无味的么。霾没有那么薄,可到底还是春天来了,白里透黄的阳光顽强地刺穿过来,把人的影子淡淡的投在了地面。

公司技术部请了位专家做专业相关软件的使用培训,时间就定在周末两天,碰巧每天一起打乒乓球的鹰哥也是同一个专业的,见面互相点头打个招呼。鹰哥很有运动天赋,足球踢的好,乒乓球也有点底子,只是连续每天都坚持过来球室玩儿也就近两个多月的事。

鹰哥最近一个月又迷上了双打,每次都跟他部门里的白哥组队。我的搭档不固定,但只要对手是鹰哥就会相当欢乐,整个午休的活动时间近一个半小时,基本上我的每个发球鹰哥都接不上台。毕竟业余,我的发球不像职业选手那样能借上腰劲儿,几乎全靠腕子。有时候手腕甩得难受,就发几个没难度的,一旦被鹰哥接上他就开始小声嘀咕:我只要这么这么接就行。作为对手,我哪能让他那么惬意啊,到了 Game Point,我再次把力量全都集中在手腕上。他一接,球高得都快飞到我脸上了,伴随着鹰哥的一声惨叫:“完蛋!”我们交换场地,进入下一局。再看鹰哥表情,一脸的沮丧。说到这突然发现,我的内心戏还真是够足。

昨天是软件培训的第一天。午休时间我出办公室,一推门正好看见鹰哥要进来。我看他的目光从我脸上移开往屋里头搜索,以为他要找我办公室的一个同事,就问了句:“啥事儿,找 XXX 吗?”鹰哥说:“啊……不是,HH 他在不在啊?”我一听差点以为自己耳朵瞎了。

“我就是啊!!”

被我一嗓子惊呆的鹰哥顿时满脸尴尬,又忽然故作镇定的看着我的头顶:“啊?你……啥时候长这么高了?”这鹰哥,不知道打乒乓球的时候要尽量弯腰降低中心么。

按照规定,明年我就可以评高级职称了。公司评职称有几个要件,其中一项就是在国内出版的正规刊物发表论文数,评中级至少是一篇,高级三篇。对于公司人事部,只要数量够了,刊物符合,论文的内容和质量基本上是睁左眼闭右眼的;而对于员工,参加工作的应该都……

发现接下来的几百字过于敏感,删掉不写了吧。

又是 4 月 1 日,西方节日所谓愚人节,忽然想起去年的今天搞的一个恶作剧。三月中旬好朋友小草委托我报名一个重要的考试,搞定之后我就回了一句报上了。小草没多问,毕竟太过相信我。到了四月一号这天,趁上班打电话给小草,用胆战心惊的语气说我查了下发现报名失败,现在报名和补报名的时间全都过了!这就把小草给气的哇哇直哭。一看闹大了,又连忙解释,弄的我出了一脑门的汗。这不是自己找罪受么,所以今年……冇恶作剧了。

本页链接:https://www.syshut.com/mao-is-no.html | SYS 棚户区
文章标签:

微信扫一扫,打赏作者吧~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作者吧~

冇就是没有评论总数:18,访客评论:10,作者评论:8

    • sys

      @杜蕾斯 “冇”有什么难懂的?你是想说粤语难懂吧。

      [ 回复 ]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 + 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