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类 > 生活感悟 > 文章内容

民族情结

上周,有同事看到我的个人信息表上民族一栏写的是蒙古族,惊讶的跟我确认。没有问题,我从小到大都是这么填的,这个是继承了我爸身份证上的填写方式。不过紧接着同事就问我家里还有没有保持什么特有的民族习惯,我心里觉得挺好笑的。这么多年,总有人在问类似的问题,就像我会不会说蒙语?会不会骑马?

实际上,蒙古族、满族,这些少数民族在东北比较多,在我看来这些人中,至少是家乡我所认识的人当中,他们的习俗习惯、文化认知,甚至到生活的各个方面,跟那里汉族人并没有区别。

中国是有着深远历史的多民族国家,而又面积广博,伴随着人口的大小迁徙,民族间通婚是不可避免的。岁月长河流淌中,放眼全国,能拥有纯粹单一民族血统的人,或许只占了很小的比例,除了那些世代居住在聚居区的单一民族人口,在鲜有外来民族人口的情况下,还有希望保持着民族血统的纯粹性。

我们也许并不一定能清楚知道,向上追溯十几代、几十代甚至上百代的先人们,到底他们体内流淌过什么民族的血液。所以,虽然每个人的户籍上记录着单一的民族,可这未必就代表他一定是纯粹的属于某个民族;甚至上,很可能档案中记录着的这个民族的属性,根本就在自己的血液成分中占有很小的比例。

世界逐渐走向多元化,我们国民的民族也必将是这个趋势。就拿身边见到的很多回民来说,他们为了保持信仰、饮食和其他生活习惯的统一,通常在谈对象的时候都要求另一半也得是回民。实际上,通过民族这一属性的过滤,筛选出来能看得上眼的人少之又少。迫于无奈,他们中有很多只能放开了民族这一条件限制,而大概变成了“回汉通婚”,或者其他的通婚了。

我的身上没准流淌着数十个民族的血液,而户口页上记录着的那一个,不一定具有代表性。所以从我的角度来看,根本没必要因为自己是属于某个民族而沾沾自喜,或者是因为自己不属于某个民族而抱憾终生。反之亦然。可有些人不是这样。

记得高中时有个活动,全体同学分成若干分组,每组要选定一个颜色的旗帜做为标志。有个班委抄起一面青色的旗帜,指着一个小组长说,你是满族的,“满清满清”,你们组就用青旗吧。小组长好像受到了莫大的侮辱,立马火了,“谁说满族就是满清的?”现在想来,这是他急于把自己的民族与历史书上代表着腐朽与没落的满清政府割裂开的表达。可要是反过来会如何?例如历史上有个“满唐”,他是不是就很乐意用“糖”色来代表自己了?未可知。不过从他的言行来看,这是有很大概率会发生的。且参照生活中,也确有其人,因为他的祖上是旗人而自认为处处高人一等的。

填表时我会写我是蒙古族,我认为剽悍的匈奴族人或许是我的祖先。可我并不排斥大唐的汉族人、大清的满族人,他们都可能是我祖先的这一推断。如果说,我们可以因为自己是中国人而自豪,可以因为自己可以习得并传承中华文化而满足,那么,我们却大可不必因为自己的民族所属而喜,而悲。

您可能还会对这些文章感兴趣
评论总数:17,访客评论:9,作者评论:8
  1. 大部分人应该都是多民族血统,血统这个东西也很有意思,有的人对血统有种坚定的使命感,也不好评价对与不对,毕竟能找到自己使命的人也不多。

  2. 我个人揣测,现在的民族可能更多的是用居住地划分的,而不是以血统划分的,除非维族这种明显不同的人种。历史是个大熔炉,边境地区的人互相迁移,互相同化,几千年下来很难再从血统上加以区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你好,新朋友!

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